黑格尔关于自我人格的名言

编辑:网络 2020-09-12
浏览:25
文章简介:

有嫉妒心的人自己不能完成伟大事业,乃尽量去低估他人的伟大,贬低他人的伟大使之与他本人相齐。——黑格尔

只有经过长时间完成其发展的艰苦工作,并长期埋头沉没于其中的任务,方可有所成就。——黑格尔

真理诚然是一个崇高的字眼,然而更是一桩崇高的业绩。如果人的心灵与情感依然健康,则其心潮必将为之激荡不已。——黑格尔

精神上的道德力量发挥了它的潜能,举起了它的旗帜,于是我们的爱国热情和正义感在现实中均得施展其威力和作用。——黑格尔

我首先要求诸君信任科学,相信理性,信任自己,并相信自己。——黑格尔

家庭教育的另一个内容是培养子女的服从性,服从性的培养可以使子女产生长大成人的渴望。反之,如果不注意子女服从性的培养,他会变得唐突孟浪,傲慢无礼。——黑格尔

人们往往把任性也叫做自由,但是任性只是非理性的自由,人性的选择和自决都不是出于意志的理性,而是出于偶然的动机以及这种动机对感性外在世界的依赖。——黑格尔

青春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黑格尔

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黑格尔

哗啦哗啦把自己的事业讲给大家听的人,他的价值一定是毫不足道的。切实苦干的人往往不是高谈阔论的,他们惊天动地的事业显示了他们的伟大,可是在筹划重大事业的时候,他们是默不作声的。——黑格尔

最大的天才尽管朝朝暮暮躺在青草地上,让微风吹来,眼望着天空,温柔的灵感也始终不光顾他。——黑格尔

纪律是自由的第一条件。——黑格尔

审美的感官需要文化修养,借助修养才能了解美,发现美。——黑格尔

理想的人物不仅要在物质需要的满足上,还要在精神旨趣的满足上得到表现。——黑格尔

关于黑格尔:

黑格尔的悲剧

中文二班090160203朱小花

黑格尔的悲剧在一定程度上总结和概括了西方从古代到近代的悲剧创作,是西方悲剧理论的集大成。

黑格尔悲剧中的人物形象不是那种独立、自足的个别人物,也不是理想艺术所表现的人物性格。他虽然对人物性格提出了理想要求,但区别了不同艺术题材对人物性格的不同要求,所反映的矛盾和冲突也是不同的。

首先,人物是处在一种具体的环境里,他本着自己的性格和目的来决定自己的意志内容;而且,由于他们所抱的目的是个人的,就必然和旁人的目的发生对立和斗争。黑格尔认为,艺术美,究其为理想而言,不能始终只是普遍概念。动作既然是由人物自己决定的,即从他内心源泉流出的,它就无需有那种要向四面八方伸展的广阔的完整的世界观作为先决条件,但其动作却集中在主体定下目的和实现着目的时所处的比较确定的环境里。

其次,个别人物的性格也非把全部民族特性的复合体展现在读者眼前,而是展现与实现具体目的的动作有关的那一部分主体性格,这个目的即剧中的主旨要超出个别人物所有的广度,个别人物所显得只是这个目的的活的器官和灌注生气的承担者。

黑格尔认为,基本的悲剧性就在于这种冲突中对立的双方各有他哪一方面的辩护理由,而同时每一方拿来作为自己所坚持的那种目的和性格的真正内容的却只能是把同样有辩护理由的对方否定掉或破坏掉。

首先,由于各种不同关系和力量及个别人物在具体情况下所理解的个不同等这些因素,对立和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在悲剧冲突中,黑格尔认为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作品《俄狄浦斯》将此表现得最完美。这些悲剧所处理的事与人不是凭意志和自觉而是由神旨的决定所做出来的事这两方面的矛盾,问题在于双方是否都有辩护的理由。一方面是偏于形式的自觉的主体性,另一方面是客观存在的人,再者是一些次要的冲突。

其次,在悲剧里,永恒的实体性因素以和解的方式达到胜利,它只是从进行斗争的个别人物方面剔除了片面的错误性,而对他们所追求的正面的积极因素则让它们不再是分裂的而是肯定的和解过程中表现为可以保存的东西。这些片面的特殊因素在它们的活动的悲剧中不能抛开自己和自己的意图,结果只有两种,或是完全遭到毁灭,或是在实现目的的过程中,至少要被迫退让罢休。黑格尔认为悲剧冲突上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是最优美最圆满的艺术作品。

黑格尔;“在真正的美丽,冲突所揭露的矛盾中每一对立面还是必须带有埋怨的烙印,因此不能没有理性,不能没有辩护的道理。各种理想性德志趣必须互相斗争,这个力量反对那个力量。”

首先,悲剧所表现的正是两种对立的理想或“普遍力量”的冲突和和解,悲剧的解决就是代表片面理想的人物遭受痛苦或毁灭,却仍是一种调和或永恒正以的胜利,是一些明确的伦理上的实体性因素摆脱矛盾对立所达到的真正的和谐。

其次,由于着重人物主体性,近代悲剧还要求当事人物显得和自己的命运达到了和解,这种和解有时是宗教性的,即从内心里认识到尘世的个人肉体的毁灭保证了一种更高的不可毁灭的神福;有时可以是世俗的,偏于形式的,即人物凭自己的坚强和镇定,虽然遭到毁灭也不屈服,面对一切灾难而仍尽全力去保持它的主体自由。

总之,他认为,悲剧的实质就是伦理实体的自我分裂与重新和解,伦理实体的分裂是悲剧冲突产生的根源,悲剧冲突是两种片面的伦理实体的交锋。

第三节黑格尔的“人物与环境”理论

一、从“美”到“情境”

(一)从“美”到“情境”(上)

黑格尔的全部美学思想都是从其美的定义出发,即:“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所谓“理念”即是美的内容、目的和意义;“感性显现”则是讲该内容的外显即意义的表现。用后世西方文论的术语说,这也就是“能指”和“所指”的统一。至于“理念”如何达成“感性的显现”,便涉及黑格尔关于“人的对象化”之命题。

在西方文论史上,一般认为是康德最先将主体与客体联系起来,视之为审美活动的根本。黑格尔则进一步将人与物、主体与客体、观念与对象联系起来。

根据黑格尔的看法,只是在“人”出现以后,“绝对理念”才发展为一种自觉的“理念”;至其从“逻辑阶段”、“自然阶段”进入“精神阶段”的时候,才会出现艺术、宗教和哲学的“绝对精神”之高级形态。也就是说:只有出现了人,“理念”才可能被显现为感性形象;只有人才能发现美、创造美和欣赏美。那么人为什么需要美?

黑格尔认为,作为理念发展之最高阶段的体现者,人需要认识到自己的存在。认识自己的存在有两种方式:①通过思维,②通过实践。

所谓实践,即是人作用于外物。而人一旦作用于外物,就在客观世界打下了精神意志的烙印,使对象复现了人的性格,成为人的“外在现实”。人欣赏自己的“外在现实”并产生快感──这就是艺术的诞生。“把存在于自己内心世界的东西……化成观照和认识的对象时,他就满足了……心灵自由的需要。这就是人的自由理性,它就是艺术的……必然的起源。”这也就是马克思后来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谈到的“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和“自然的人化”。

黑格尔将“实践”的问题引入美学领域,由此讨论的“美”与“艺术”当然都是以人为主体。不仅如此,黑格尔还认为“自然美的颠峰是动物的生命”,但是动物的兴趣受食色本能的统治,其生命贫乏、抽象、无内容,不能使理念外化为观念、表达无限与自由的精神内容。即使是人,作为有限的存在,其实也不能直接通过自身观照到真正的自由。心灵要直接观照真正的自由,只有在一个更高的领域中才可能实现,黑格尔说:“这个领域就是艺术,艺术的现实就是理想”。

所以黑格尔的讨论从“美”转入“艺术”,而艺术的核心问题则是“环境”中的“人”。

黑格尔认为人是一定社会历史环境的产物,艺术作品中的人物动机,应当是时代和社会力量推动的结果。所以他首先要分析的是环境。他将环境分为三种:

1、一般世界情况

即文艺作品当中人物借以出现的总体背景包括一个时代的伦理、道德和宗教。在他看来,“一个社会的理想得到普遍尊重,个人为社会负责,而每个人又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即社会的普遍理想与个人的自由意志达到统一的时候,是最理想的一般世界情况。”这当然就是古希腊。而他自己所处的时代,被认为缺乏伟大理想、人与社会理想的矛盾尖锐,从而是最不适合于艺术发展的一般世界情况。

英格里斯《俄底浦斯与斯芬克斯》

巴蒂斯塔《伊菲格尼亚的牺牲》

(二)从“美”到“情境”(下)

2、情境

“情境”是“一般世界情况”的具体化,也可以说是文艺作品当中人物借以出现的具体环境和直接机缘。由“情境”而导致冲突、推动动作、显示性格。“情境”包括三种:

(1)无定性的情境

这是指人物性格尚未与外部环境发生联系,处于禁闭状态,所以也就不能显示性格特点。如:古代庙宇、基督教神像、中世纪人物画。总之只能“呆滞地”表现“性格的整体”,常常只是表达一种严肃、静穆、崇高的气氛,不能表达性格的特点,从而缺乏“规定性”。

(2)平板状态的情境(有定性而无冲突)

亦即一种“无害状态”(没有矛盾)。如古代雕塑、品达的抒情诗等。在此“情境”中,人物已与外界发生了联系,但没有冲突,所以只能表现人物的一些表情、动作,却不能表达性格的复杂方面。抒情诗一般都被黑格尔归于此类。

(3)导致冲突的情境

这才是最理想的“情境”,它能引起矛盾冲突,使人物性格的发展得到推动力,使动作得到机缘。黑格尔认为:人物性格的深度、广度,就取决于情境的矛盾冲突的深度、广度。冲突越激烈、矛盾越尖锐,就越能深刻地表现人物性格。黑格尔将此又分为三种:

①消极的自然情况所产生的冲突

如生老病死、天灾人祸。欧里庇得斯的悲剧《阿尔克斯提斯》(女主人公的丈夫得了不治之症,阿波罗请求命运女神准许由别人替死,于是阿尔克斯提斯自愿替丈夫去死,后被赫拉克勒斯从死神处救出)便是一个例子。剧中人物性格的心灵冲突是由自然疾病引起的,但是黑格尔认为:只有当自然灾祸引起人物心灵的矛盾和分裂时,才能成为艺术表现的对象,如果仅仅是灾祸就没有意义。

②积极的自然条件所产生的冲突

即由于家庭出身、等级差别、争夺继承权以及种种主观情欲而导致的冲突。这也是“以自然条件为基础”,但是自然灾祸是外来的,而这却更多地与人物心灵发生关系。如:《圣经》中该隐杀亚伯的故事,以及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莎士比亚《奥塞罗》等。

③心灵内在差异所产生的“真正重要”的冲突

黑格尔认为这种由内部原因、而不是由外部原因引起的冲突,是最理想的情境。它又可以包括三种:

第一可以概括为“无意而为的冲突”,即行为本身是无意识的,而后来导致了意料不到的结果。如索福克勒斯的《俄底浦斯王》。不过这种无意而为的冲突是在无意中犯了命定的罪过,尚未摆脱“积极自然条件产生的冲突”之模式,所以另外两种冲突可能更为深刻。

于是黑格尔提出第二种“有意而为的冲突”。这是指人物通过有意的行为导致某种矛盾后果。如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和埃斯库罗斯《俄瑞斯忒斯》(三部曲)之中的复仇。

第三种是“在一定条件下导致的冲突”,即:就其行为本身而言不一定导致冲突,但是在一定条件下,这种冲突却无法避免。黑格尔在这里引证了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其中主人公追求幸福与爱情本是正常的,但由于两家的世仇和一些巧合,破坏了和谐理想,导致悲剧性结果。从一般意义看,黑格尔对此剧的重视似乎有些奇怪。因为在《罗密欧与朱丽叶》当中,主人公并不是象莎士比亚其他悲剧那样处于冲突的支配地位,该剧的毁灭性结局也不是出于主人公的自觉选择,甚至不能归咎于任何其他人的直接过错。故事留给人的首先是对于本可避免而又未能避免的悲剧结局的遗憾,却还不是对人类社会和人类本性中的必然性悲剧因素的思考。所以就悲剧而言,它远不是莎士比亚的最好作品。而黑格尔借此强调的“理想冲突”,也许主要是突出他自己的意思,即:冲突不仅是来源于错误,“合理的行为”有时也会潜藏着冲

突。

黑格尔从“情境”的分析中找到“导致冲突”的最理想类型,又从“心灵的内在差异”一步步使我们看到性格自身所包含的内在力量。他认为“只有当情境所含的矛盾揭露出来时,真正的动作(即情节)才算开始”;而对情节的论述一经展开,他便立刻回到“发出动作的人”,即“情致”和人物性格。

提奥波洛《伊菲革尼亚的牺牲》

提奥波洛《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之宴》

二、情致与性格

黑格尔将“情致”称为“存在于人的自我中、而渗透到他的全部心情的那种理性内容”。“情致”原作Pathos,即一种激情,一种充溢于人物性格、推动其动作的感情。

黑格尔认为:“情境”是很重要的,然而只有理想的“情境”还不能构成艺术形象,还不能体现艺术的美,因为环境是为表现性格服务的;艺术的目的在于表现性格,而不是仅仅表现事件和环境的变化,“性格是理想艺术表现的真正中心”。他说的“性格”是要通过“动作”(即情节)得到具体的反映,是在动作的展开当中予以展示。那么是什么推动人物的动作、决定人物的行为方式呢?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伦理、宗教、道德等价值观念,这些价值观念亦即一定的“普遍力量”,它们在艺术作品中与个别人物的具体结合、在个别人物性格上的体现,也就是“情致”。黑格尔认为:一个人物的性格被一种“情致”所笼罩时,其性格便丰满;最充分地表现了“情致”的性格就是理想的性格。

那么怎样才是充分表现了“情致”呢?黑格尔提出了人物性格应当具有的三个条件:

第一是“丰富性”,即:性格要有一“主导情致”,但又不能是“单一情致的抽象品”,不能单一地表现“主导情致”,不能使“主导情致”成为性格的全部内容。

从一定意义上说,这可以被视为对亚里士多德“心地善良、适合身份”之人物性格论的否定。关于人物性格的“丰富性”,黑格尔大量引证了荷马的著作,指出《荷马史诗》中“每个人……本身就是一个世界”等等。同时他也提到莎士比亚那些“聪明伶俐”、充满“天才式幽默”的小丑,称赞莎士比亚对人物的“丰富性”表现得最突出:“纵使主体的全部情致集中在一种单纯的……情欲上……莎士比亚也不让这种抽象的情致淹没掉人物的丰富的个性。”

许多人往往不能理解性格的多重性,所以常借此论证莎士比亚等人思想中的矛盾。即如黑格尔所说:人们常常“用抽象的方式单把性格的某一方面挑出来,把它标志成为整个人的唯一准绳。”

第二是“明确性”,这与“丰富性”相辅相成。即:性格应当丰富,但又不能杂乱模糊,不能使人弄不清人物的主要特征,而应有一个突出特征和“主导情致”体现于性格当中。

第三是“坚定性”,这常常被解说者混同于“明确性”。其实结合黑格尔在不同段落的相关论述,人物性格的“坚定性”应当被理解为人物形象所具有的“定性”。所谓“定性”也就是说:人物性格“必须具有一种一贯忠实于它自己的情致所显现的力量和坚定性”,因为“一个真正的人物性格必具有勇气和力量,去对现实起意志、去掌握现实”。如果这样看,那么“坚定性”首先是强调理想的人物性格应该有力量根据自己的自由意志发出动作,并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如果说亚里士多德是将导致悲剧的原因归结为两种“过失”,即“无意的失误”(如俄底浦斯)或者“自觉的错误”(如美狄亚);那么黑格尔最为肯定的应当是一种“自觉的失误”。所谓“自觉”,是说人没有推卸责任的余地;所谓“失误”,则是要在片面的人类价值中否定纯然的“善”和“恶”。这一点,是在黑格尔关于悲剧的讨论中得到了最充分的展开。

目标有价值,生活才有价值。——黑格尔

在纯粹光明中就像在纯粹黑暗中一样,看不清什么东西。——黑格尔

任性和偏见就是自己个人主观的意见和意向,——是一种自由,但这种自由还停留在奴隶的处境之内。——黑格尔

只有那些躺在坑里、从不仰望高处的人,才会没有出头之日。——黑格尔

标签:名言,黑格尔,人格

上一篇: 关于母亲节的名言加英语

下一篇: 关于新学期面对现实的名言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仅供娱乐参考,请勿盲目迷信。